\请到W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每个苦逼背后都有一段狗血而俗套的悲惨经历』

    赤鸦是个诚实的好少年,所以他诚实又坦白地告诉我,他这次是来杀我的。

    这件事真是太玄妙了,赤鸦拔(和谐)出长刀指着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直到白起的锁链缚住我的腰往旁边用力一扯躲过一颗子弹,我才因为腰间的疼痛稍微回神。

    “哈哈,小婉你果然被保护的太好了,在战场上都能走神,是想死么?”

    我是第一次见到白起的武器,是一条长长粗粗的黑色锁链——不要吐槽那个长长粗粗,那不是什么不和谐的形容,大家都知道,鱼苗子是个和谐的人——然后我考虑的居然是,白起跟云雀恭弥对殴的时候,果然是装的吧。

    “你才是,故意输给云雀恭弥,离死不远了。”

    白起不屑地哼笑一声:“小婉还蛮了解那只麻雀呢,怎么不预测一下,那只麻雀什么时候来救你?”

    听他这样说,我莫名火蹭就蹿头顶上了,一把把白起推开:“就是因为了解他才知道他不会那么做!别以为你救了爹就能随便对爹指指点点了!”

    就因为了解剧情,我才知道他不会千里迢迢过来中国,指环战应该已经结束了,十年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只能推断云雀恭弥大概已经回到十年后去了——只是大概而已。

    白起被我一推,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脚步。他颇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又重新加入战局。周围乱哄哄的一片,开枪的开枪,瞄准的瞄准,还有间或那么一两滴血溅在爹脸上。

    ……

    ……

    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点儿都不呕呕呕呕呕呕……

    我扶着石墙吐了一地,努力不去看身后鲜血四溅的战场。“软禁”了我的四大护法在第一声枪声响起的时候就带着一群人冲出来了,我揣测了那么多人,误会了那么多人,而我所谓的“猜测”没有几点是正确的。

    真是太挫败了。

    平时看不出来,赤鸦认真起来还是蛮勇猛的。白起和风被几个杂鱼拖住,一时间分不出心管我,所以我被抓住了。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嘴里还在稀里哗啦地吐。赤鸦嫌恶地皱了皱眉头,往后退一步——我想他大概是怕呕吐物溅到裤子上。

    “都住手!”赤鸦抓着我的胳膊往背心一按,只觉得背后有股大力在推,我不由自主地往前踉跄了几步,便来到火拼的人中间。感受着四面八方投过来的视线,我甚至能知道那些目光到底在说什么——敌方废柴大将被抓住了,大家可以收拾收拾回家吃饭了。

    爹终于做了一回拖后腿的。

    因为现场浓重的血腥味,胃内不断翻涌,因为呕吐和恶心面无血色,嘴角还残留着呕吐物的痕迹——我大概是史上最没形象的人质。

    “兔崽子你到底什么目的!吃里扒外的东西!”

    首先出声的是叫做金乌的人吧,他浑身肌肉纠结,脸上有几道疤痕,看上去凶神恶煞的,比起比较偏纤细的黑龙和白鹤,金乌应该能归类到“有男子汉气概”的行列。

    不要问我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对这个人进行外貌描写,因为之前见到他的时候,爹全部注意力都被白鹤吸引去了,只想着要注意这个人,要小心这个人,当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

    “那么来做个选择吧……”赤鸦完全无视了金乌的叫嚣,脖子上的金属却往皮肤靠得更紧了:“青云会,和你们少主,只能选一个哦。”

    “解散青云会,或者……她现在就死!”

    我颤巍巍地低下眼睛看下巴那边儿搁着的刀刃,默默往后退退——到现在我还是不能理解,到底跟赤鸦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这么大动干戈地跟我拼命。这货太狠了,居然让青云会那群顽固在我跟帮派之间做选择?结果很明显啊!肯定是选青云会啊!

    当年女主想要解散青云会,差点儿被一群大男人逼宫啊!

    π_π还不如直接秒了我呢。

    “英雄,你跟青云会有仇,别扯上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头上冷汗哗啦啦的,小小声嘀咕着:“我只是挂名的首领而已,跟历史上那些儿皇帝没差,一点儿分量都没,没见那些人都叫我少主么,他们效忠的只有我爷爷林乾,他老人家去见撒旦之后,我就没甚影响力了,您……真找错人了。”

    “……首领……”赤鸦显然没有想到我这个时候会说话,还这么没出息。我背对着他,只觉得头顶上的气息有瞬间混乱——只是瞬间而已。

    “首领,抱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