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历五年四月底,紧随狄青之后,赵野、张愈各领五万大军杀入辽东,而许清带着十万步兵出山海关

    辽国在前期损失大部分兵力后,后方变得极为空虚,只有上京城还有几万契丹本族军,最关键的是此时的辽国军心已经涣散,各部族纷纷投向大宋,起兵攻辽。

    辽国朝中也是乱成一团,有的大臣主张议和,向大宋称臣换取许清退兵,有的主张死战到底,耶律宗真倒是极为强硬,凡主将议和的大臣一律罢官或下狱,五月初,他集合了最后的十万大军,再次来了个御驾亲征,在中京道松山与狄青遇上。

    这时狄青的兵力已经增加到八万多人,与耶律宗真相差不大,双方近二十万大军铺开在草原上,望都望不到边,为了方便指挥,狄青将大军一分为二,让部族军从则面发起进攻,而他自己带着四万宋军从正面发起攻击。

    耶律宗真派出了他最后的皇牌军,皇宫宿值军迎战狄青

    随着角号声的催促,双方隔着几里地,几乎是同时冲出,几十万只马蹄敲击着大地,大地在瑟瑟发抖,狄青披头散发,铁枪微微前指,极速飞驰的战马上,大风将他的那头散发吹得笔直,极为醒目。

    等到双方接过百多步,天空中轰然腾起无边的箭雨,带着碜人的呼啸声扑向对方的军阵,箭矢的杀伤没人去回顾一眼,这一刻,双方充血的眼中看到的只有对方越来越近的骑兵阵。

    轰隆隆的撞击响彻云霄之时,两军舍生忘死的撞在了一起,顿时马嘶人嚎,枪击刀撞连绵起不绝,以狄青为首,宋军前锋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悍勇之士,他们组成一支锋利的箭头,狠狠的切入辽军战阵之中。

    那面狄字大旗早已是血色斑驳,在长风中向辽军内阵猎猎突进,狄青长枪如灵蛇吐信,往往是一刺即收,但每一刺都能带出一蓬鲜血,每一刺都能让一个辽军惨叫着落马。

    他身后的四万宋军在那面狄字大旗的带领下,紧密得如同一把披荆斩棘的巨斧,契丹人自诩是马上民族,但事实上战场才是最好的练兵场,几十年的承平让辽军久未经战阵,而狄青带领的这支宋军,人人都是一路从尸山血海里杀过来的,此时两军撞上,高下立判

    宋军紧密的收宿在一起,如坚不可摧的钢铁阵形,外围几层骑兵全是手持长枪马槊,激烈的冲杀着,而阵内的宋军却是频频的开弓漫射,黑压压的箭雨向两翼不断的飞出,让宋军看起来象是长出了两支翅膀。

    冲不开宋军坚固的阵形,你就根本应付不了这种内外配合的强力打击。

    而要想冲破这种阵形,你就得挡住狄青为首的阵锋,让他顿挫下来,但辽军挡不住,狄青所过之处,手下竟无一合之将,那狰狞的鬼面具让人远远望着就满心生寒

    而此时,四万部族军也与辽军冲杀在一起,不是他们不够勇猛,相反他们其实比辽军还要勇猛一些,只能怪他们装备太差,身上没有铠甲能有效地挡开辽军的斩杀,所以他们没能象狄青一样,凿入辽军阵中,很快在外围与辽军搅成一团,相互惨烈的搏杀着,每一刻都有无数的人坠马死去,战场上到处是战马轰然倒地、血肉横飞惨景。

    狄青的四万宋军基本能保持着整体的阵形,激烈地向辽军阵形深处冲杀进去,从高空看下去,宋军就象被海浪包围着的一艘巨船,不断地将海浪犁开来,身后泛起的却不是浪花,是血花和残肢断臂。

    外围的长枪手死伤之后,里面一层的弓手便会纠弓提枪顶上,始终保证着这层坚壳的厚度,随着耶律宗真的王旗越来越近,辽军总算明白宋军付出如些大的伤亡,一个劲地往辽军阵形最密集处冲杀的原因了

    耶律宗真看着那面狄字大旗越来越近,而且势若狂潮,辽军阻挡不住,心里不禁有点慌了但现在他不能撤,甚至是走避都可能引起十万辽军的大溃败,狄青这是要擒贼先擒王啊

    就在此时,宋军冲锋的大阵传出震天的巨吼:

    杀杀杀活捉耶律宗真

    杀杀杀活捉耶律宗真

    ……

    那喊声就象是一群猛兽在啸吼,将无尽的马蹄声都覆盖住了,听起来教人心惊肉跳的耶律宗真也发狠了,既然不能逃,那就冲吧他带着身边最精锐的亲卫迎着狄青冲去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