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至人群,终于确定他们看不见的位置,叶清舞用力的抽回被莫野紧握的手,径直往另一方面走去。

    而原本想要追上前的莫野,也被许久不见的莫敏拖住了脚步:“哥,别逼得太紧,让她一个人静静吧!”

    或许妹妹说得没错,更何况他们兄妹也好久没见了,莫野点头跟着他走向那对他没见过的双胞胎。

    “这段时间你一直跟她在一起吗?”

    莫野径直喝酒。

    “去美国就是为了去找她?”看他虽然不回答,却也没有否认,莫敏开心的笑了起来,“哎,没想到鼎鼎大名的莫老大也会坠入情网!”

    情网?

    那是什么鬼玩意儿!

    “我只是对她特别感‘性趣’!”

    “是么?”莫敏挑了挑眉,“我以为你们是两情相悦呢,现在看来……难道是叶小姐对哥自作多情了?”

    自作多情?

    “你是意思是她喜欢我?”莫野的眼睛‘刷’的一亮。

    “至少是有点意思的吧!”莫敏实话实说。

    “你确定?”

    “你应该相信女人的直觉!”

    莫野立即得意的勾唇,大步的走了过去。

    因为妹妹的这句话,莫野终于抛开了心底的别扭,在她接到新娘捧花的那一刻,大声的向她宣告:“既然你这么想结婚的话,算了,我娶你吧!”

    “叶清舞,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看在你那么喜欢我的份上,我同意娶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虽然她回答的是:“下辈子吧!”

    可两个同时动了结婚念头的人,又岂会那样的耐心等到下辈子呢。

    在决定娶她的那一瞬间,莫野决定冒险一次,向她敞开自己所有的秘密那些就连莫敏都没有告诉的事。

    “你带我来医院做什么?”被他径直拖出婚礼现场,而直接带到医院,叶清舞觉得奇怪。

    “既然你就要成为我老婆了,有些事我想要告诉你!”

    “谁说我要……”叶清舞的话说了一半便停下了,因为她看到他眼底的慎重和认真。

    终于在一间病房门前停下,莫野伸手轻轻的推开病房门,看着躺在那里还没醒过来接受法律制裁的男人,长长的松了口气,却不知是庆幸还是遗憾。

    “他是谁?”

    “我最亲近的属下,莫成,所有人都叫他‘阿成’!”

    也姓莫?

    叶清舞敏感的察觉,或许这个男人跟他有着更亲密的关系。

    “原本只是个星期五酒吧的牛郎,人看起来没有特别机灵,做事也不出众,后来在一次枪战中帮我挡了一枪,所以我把他留在身边,栽培成最得力的助力!”莫野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很平静,像是在介绍一件文物,“后来也是因为这位得力助手的陷害,让我进了监狱。”

    “是他陷害了你!”叶清舞有些吃惊。

    “他的出现就是为了报负,我也是在狱中才知道,呵!”莫野冷不丁的一笑,“他居然是老头子的私生子,不被父亲承认的存在,所以一直憎恨着莫家,恐怕那次为我挡枪也是他故意设计为潜伏在我身边的。”

    “放任他当了三年老大,应该够过足瘾了吧!”莫野挑唇。

    “我听老师说你能出来是因为找到了你那段时间并不在国内的证明,这样的证明应该很容易拿到,为什么直到现在才翻案?”叶清舞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随即脑海里精光一闪,某些事物连接了起来,张张嘴,不可思议道,“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成全他的报负才入的狱!”

    莫野勾起了唇,转过头来看她:“我看起来不会是干这种蠢事的人么?但事实上我就是这么做了!……虽然那些运毒藏毒的事我早八百年前就没再碰,可我干过的坏事做几年牢也不冤!”

    叶清舞注视着他,发现这个男人又多了一个令她欣赏的物质。

    “就当为老子还债了!”转回身看着莫成的时候,莫野的眼底透着平静,是偿还了债物的平静,“走吧,带你去另一个地方!”

    “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叶清舞无奈的抿唇,却也顺着他的意思往外走去。

    一处挺干净而且环境清幽的墓园,看着他下车拾级而上,在第三排右转,停在了一处占地比别的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