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现在我手中也没有什么仪器……那就用最笨的方法吧,嘿……嘿”,金萱圣人一脸的怪笑,整一个猥琐老头的样子,老者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气团把刚刚心态平复下来的古清尘掀得人仰马翻,“准备好了”,老者摸着胡子笑道。

    “嗯?老头,你干嘛,放我下来”,古清尘在空虚之中被倒置着,“哈哈哈,让你叫我老头,我很老吗?”,老者一脸怪笑的把古清尘扔下了悬崖。

    “啊啊啊啊,你恩将仇报”,古清尘吓得说话都不是很利索了,在快速的下降过程中,古清尘的身体之上被金,木,火,三色包裹,“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居然也是一个双生圣灵,这小家伙……苍天啊,我总算是等到一个可以翻身的机会了”,老者袖炮一挥,顿时无数的真气爆涌而出,将古清尘从悬崖的下部又给生生的拽了上了。

    “额……咳咳”,古清尘对着地面就是一阵的呕吐,此时后者脑子里已经是天地倒置,一阵阵的眩晕感在脑子里炸开,“老家伙,你……”,古清尘扶着地面勉强的站了起来,“哈哈哈哈,小娃娃,你是双生圣灵,体内有着火,金,木三种属性,你的潜力无限啊,就单方面来说,你可以成为炼金师,同时也是炼药师,不过如果没有人领路,最大也就是一个帝国的强者罢了……”,金萱圣人突然面色凝重的说道。

    “双生圣灵……我……,我要怎么作”,古清尘忽然一惊的说道。

    “咳咳,小子我可以给你领路啊”,老者笑道。“你?……自己还是个游魂呢,连**都没有怎么帮我领路,莫非您也是双生圣灵?”,古清尘忽然察觉到了什么说道。“呵嘿,不错,老夫乃是炼金师同时也是一名炼药师啊,哈哈哈,你……拜我为师吧,也让还你替雷之恩啊”,老者当说起自己的职业时,也是胸膛一挺,额头微翘,背着手,带出了无限的傲气。

    “师……师……父……”,古清尘哐当一下跪俯而下,连瞌了三个响头,带着哭腔的喊道。

    “嗯,自今日起你就是我金萱圣人坐下弟子,今日起在有人欺辱你,为师也要抽他的筋,剥了他的皮”,老者扶起了有些抽噎的古清尘淡淡的说道,显然金萱也是对于古清尘的遭遇也是有所的耳闻,“师傅我们还去药宗吗?”,古清尘问道。“药宗?一个连八流势力都不是的小门派,只能龟缩在这种小国家里,这片大陆十分辽阔,图坦斯克帝国只是蝼蚁罢了,我全胜时期,一个喷嚏都能让他在大陆除名,你去那里干什么,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对了你那个小女友在药宗呢,怪不得你这么的着急去呢,不过那个女娃娃也不是什么忠心的主,你可要当心啊,我的傻徒弟”,金萱圣人摸着胡子淡淡的说道。

    古清尘也是淡淡的陷入了沉默,姜凌儿并没有来找他,甚至……,“不管了,先完成三年之约吧”。“哼~傻小子”,金萱在心里想道。

    “现在你应该处于抽萃之体吧,据我目测你现在应该是抽萃三重吧”,金萱绕到了古清尘的背后,细细的打量着,“嗯,到时候我会传给你我们这一派的火种,作为你的本源之火,这段时间我会给你炼制一些丹药,帮助你突破,这里有一部气决你先看看”,忽然间悬浮在空中的古玉发出一阵白光,一部古书,从中迸射而出。

    “这是……地阶气决!!,师父……”,古清尘有些的不可思议的喊道,“只要背熟口诀,而后熟悉经脉真气流动方向即可,低阶气决威力太大,你这破乱的体质如果强行使用,会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会被反噬的,切记不要透露我的一点风声,我平时躲在古玉里,没事别叫我,给你一个药方,去给我抓药”,金萱圣人申了一下腰,然后一阵的白烟蠕动,金萱进入了玉佩之中,同时一张白纸漂出,上面写着,三品丹药筑基丹,配方:(主要药材)万基果一株,三十年份的,百灵草五株,十年份的,然后是一阶木属性魔核一枚…………。

    看完药房古清尘顿时头就大了起来,这些可是要不少钱的啊!,“那个叫林洪的不是给过你一张卡吗,用那个买,等日后还他便是”,突然古清尘的心里响起了金萱圣人的说话之声,“额,老师你还能这样啊”,古清尘摸着头自言自语道,在旁人看来有些傻里傻气的,“快去吧”,金萱圣人的声音依旧古井无波的响起。

    古清尘戴上古玉佩,朝着最近的一个市镇走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