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事态有变,原承天忙将窥天镜收起,对洪锋道:“你去和猎风会合,速速跟来,我和玄焰先去瞧瞧天一宗发生了何事。”

    洪锋领令而去,原承天早和玄焰遁出了数里远了,只是刚才原承天灵识消耗不少,需要动用紫罗心法好好恢复一番,但就算以紫罗心法的神妙,这灵识恢复起来仍是不太容易。[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从窥天镜中看来,天一宗的巨船应在二百里开外,这本是原承天灵识的探测范围,此刻却只能再前进百里,到时就可用灵目术观察对方动静。

    以原承天和玄焰的遁速,百里距离不过盏茶时间而已,一阵急遁之后,百里已被抛在脑后,原承天在空中停住遁器,凝目瞧向前方时,果然就能见到三艘巨船了。再靠近一些,船上的情景就可尽收眼底。

    此刻船上比刚才更加混乱,不过能大致看出围攻巨船的修士约在百数,正与天一宗的修士在船上空中大战不休,天一宗修士的人数与袭击者其实旗鼓相当,可综观全场,却是天一宗全然落了下风。

    出现这个场面倒不难理解,那些天一宗修士定是刚刚服用了降级丹,除了修为陡降之外,其体内真玄也应处在混乱之期,而对方修士中虽绝大多数是五级修士,其中也不乏高于五级的。此消彼涨之下,天一宗修士焉能不败?

    船上还有近百名修士,可他们却个个冷眼旁观,这发生在身边的大战,倒像与他们毫无关系一般,这些人想必就是被天一宗收为侍将的天梵大陆修士了。

    三年前谷口开启之时,共有五六百名修士进入,除了被天一宗掳去了大半,其他修士大多东躲西藏,既要与谷中灵兽战斗,又要躲避天一宗的追捕,日子过得甚是艰辛,也折损了不少,如今谷口重开,这些修士中不乏才智之士,知道天一宗若想离开此地,必然要服用降级丹,便算准时间前来袭击,一来出口恶气,二来也希望捞些好处。

    天一宗在谷中三年,除了玄焰赤果之外,谷中的矿藏灵草,都收集了不少,光是这些就足以让人眼红了。

    却见一名天一宗修士正与一名青袍修士斗法,那名修士祭起十把飞剑,一时间空中剑气纵横,声势颇为不弱,那名天一宗修士一手持盾,一手打出自己的法剑来,他的法剑却比青袍修士的十把飞剑厉害多了,眨眼间就破了五把飞剑<">作死吧,反派最新章节</a>。

    可此人终是刚刚服用了降级丹,又经连番剧斗,这体内的真玄差不多已消耗殆尽,所御的法剑略略一缓,就被对方将一把飞剑趁隙御来,竟将他持盾的手臂斩落。

    这名天一宗修士慌忙退回船上,见船上众多被收为侍将的修士仍在抱臂旁观,不由怒道:“你等若再不上前,定让你们神魂俱灭。”

    只是此番话说出来却怎有效果,眼前情况已能瞧得分明,这天一宗眼见是不敌了,这些侍将本就不甘心就此被掳到寂灭大陆去,巴不得天一宗此战尽墨,也好出一口恶气,要不是侍将之约在身,这些修士只怕早就倒戈相向了。

    见众人洋洋不理,天一宗修士怒极,忽然指向其中一名修士,喝道:“咄!”

    被指喝的那名修士脸色大变,踉踉跄跄的冲出人群,“啪”的一声微响从他的体内传来,无数点寒星从他的袍中散出,众修瞧得清清楚楚,这名修士的仙芽已被他的主人震碎了,而瞧那名修士,早就口鼻狂喷鲜血,自是无法活了。

    众修心头大震,不禁齐齐向后退了数步,那名天一宗修士喝道:“还不上前迎敌?”

    众修无可奈何,只得各取出法器,遁到空中与袭击者交手,只是这些修士哪肯真正出力,而对手见到他们挤眉弄眼的神情,心里也是有数的,理也不理,径自从众修身边绕过,仍以天一宗修士为目标。

    那名天一宗修士见了,也是可计可施。

    然而让原承天奇怪的是,这空中船上打得这般热闹,却迟迟不见黄衫人和白衣修士,更不见云裳出面,莫非此三人竟不在船上?而是另循道路赶往了传送门去?

    他刚刚动念,就见一道紫色身影闪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甲板上,正是原神秀宫的女修云裳。而在云裳的身边,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两条人影,一人黄衫飘飘,一人白衣胜雪。

    原承天心知好戏这才刚刚上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