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早,和煦的阳光透过纸糊的落地窗,照亮了满是和风却陈设极为简约的室内。

    不大的房间里,在中间的位置,是铺在榻榻米地面上的被褥。

    上面躺着一个身穿着白色宽松睡衣的女孩儿。

    大概是感觉到了外界光线的变化,眼睫毛动了动,随后眼睛睁开,一下子睁的有点大,被有些强的光线刺激到,眼角出现了一滴泪花儿。

    “呵~”伸出纤白的手掌,微微遮挡着嘴巴,秀气的打了一个呵欠。

    少女脸颊上带着健康的红晕,残存的丝丝睡意,让她看起来有点迷糊。

    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侧,但却只摸了一个空。

    脸上的光彩暗淡了一些,心里怎么也难以避免的出现了失落的情绪。

    但就在这时……

    “呼~”

    木门被拉开,强烈的太阳光照射进来,让少女情不自禁的伸手遮挡在脸前,头也撇开,不过刚才的那点失落,却瞬间被丢到角落里去了。

    在神社这里,就只有自己和爷爷生活着,那些为神社工作的巫女,都是住在她们自己家里的。

    爷爷是个性格比较古板守旧的人,知道一些需要避讳的地方,所以是一向不会随意推开自己房间门的,那只有昨晚留宿在这里的那个人了。

    也是昨天,因为突然听说了那个不称职父亲身上发生的不幸事情,而引起心中伤痛的自己,只是想跟人聊聊天而已,却被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情绪的不对,请假过来了这里,在聊到很晚后,因为两三年以来的感情积累,两个人在夜深的时候,没有避讳什么,很自然而然的睡在了自己的这间房间里,还是他搂着自己入睡。

    想到这里,少女有些脸红,那不知道是遗憾、失落,还是感觉到幸福的情绪充斥心头。

    ‘他昨晚真的就只是搂着自己入睡,没有做……没有做h的事情呢!~’

    想到从一个朋友那里,曾经听到过她讨论男生时说的话,不禁伸手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

    “真一君,谢谢你!”

    白色睡衣的少女,端正的跪坐在榻榻米上,微微躬身的同时,也小声的说了一句“以后,请多多关照了~”

    也不知道被称呼“真一君”的男人有没有听清她那句似乎是在呢喃的话语。

    鞠躬行礼的少女羞涩的还没起身时,就听到了他那句不太正经的调笑话语。

    “虽然曾经确实有听说过,道歉和道谢要露出胸部是常识没错啦,但……果然啊!晴子那么喜欢跟你相处,是有原因的啊!难怪她最近不喝木瓜牛奶了,而是改吃一些从你这里带回去的东西,看来是想试试,吃一样的食物的话,能不能让她的胸部也变大一些吧?”

    真一后面的话,叫作熏的少女,也就是神社巫女一之宫岐熏,已经被她完全的过滤掉了,只是听到前面一句,就小小的惊呼了一声,低头,就看到了睡衣领口位置露出来的雪白,脸上几乎红的快要燃烧起来,一把捂住胸口。

    捂住胸口的手掌,很清晰的感受到了心跳的剧烈,一之宫岐熏红着脸嗔了一句“真一君不要说这种h的话啊啊啊!!~”

    神社的上午,就在周围树林里的鸟儿们被那一声惊呼而惊的扑棱翅膀飞起中开始了。

    ………………

    “真一君,以后,熏就拜托给你了!”

    一脸严肃的一之宫老神官大人,这几年里更加苍老的面容,在将面前这个年轻男人的手放在自己孙女的手上后,终于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笑容。

    那笑容里有慈爱、欣慰、落寞、释怀、感伤,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的复杂。

    虽然感觉好像他误会了什么,但作为一个男人,面对这种事情,千叶真一没有迟疑,很郑重的承诺到:“爷爷您放心,以后熏她就是我的妻子,我们会在大学毕业后结婚,相守一生的!”

    肩膀被拍了拍,耳边传来了那转过身去的老人话语:“经过这几年的接触,我不否认真一你对熏的感情,只是我也能看出,你也喜欢着其他的女孩子,她们也喜欢你,但你既然这么说了,以你的性格和为人,我就相信你!”

    搂了搂身边的女孩儿,将她拥入怀中,千叶真一看着那道迎着正午太阳慢步的身影,心里也有些感伤。

    他知道,这个男人,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自己刚才给出的时间,是确保他可以活着看得到的。

    这几年里,虽然游戏还没有彻底打通,往后的进度越来越慢,也越来越难,但他从中获得的力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