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相视一眼,眼中那神情谁都明白得很,都是有那意思,你喜欢这么搞法,那一会一定要叫你出丑不可。

    她们都是喜欢恶搞的人,常常为了点儿事开个玩笑,既便是好友之间也是不免,这吴逸森跟她们又不熟,这玩笑当然也是开定的了。

    也就一小会儿的功夫,吴逸森就把手缩了回来。

    “怎样了?”

    “我们没什么毛病吧?”

    “快点说的呀,你不会是装模作样来虎人的?”三人这就急了,谁都忍不住出声。

    “嗯嗯!看好了,三人都有一些毛病。”

    “哦!那你说说看。”三人一同坐着,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

    “那我就说了。”他转头看着叶冰馨道:“你有鼻窦炎,病史应该有三年时间了,再一个是你十五六岁的时候曾经作过兰尾炎的手术。”

    这话一出,几人吃了一惊,有鼻窦炎这个看出来也讲得过去,几年前动手术的事也能知道,这也太神奇了吧?

    几人心里想取笑他的话,这时竟然是说不出来了。

    “采芸!不会是你告诉他的吧?”叶冰馨感到不可思议,向聂采芸问道。

    只是这句话一说出,四人立即就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之前她们与吴逸森就没见过面,如果聂采芸告诉他自已有什么朋友,叫什么名字,这个可能是有的,若是把好朋友身体上有什么的毛病都说了,这就太离谱了,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切!你不会真的认为是我说的吧?”聂采芸直翻白眼。

    “我也就问问,你别多心了。”叶冰馨不好意思的一笑。

    她把头转了过来,向吴逸森问道:“无神医,这毛病也可以治的吧?”

    “只是小毛小病,扎一扎针,吃上一两付药就可以了。”

    “可我之前用过了不少的治疗方法,医院里的医生都说只能是缓解病情,这是一个暂时性的治好,根除的话是不太可能的事。”她一脸发愁地说道。

    “按照西医的治疗方法的确是这样,我用的是中医。”

    “之前我也找中医看过,那还是很有名的老中医,他给我抓的药苦得要命,钱是没少花了,这情况却是一点好转的意思也没有,再后来去找他,他让我干脆找西医去了。”现在变成了踢皮球,换了谁那也是蛋痛得要命了,叶冰馨深尝其中之苦,这时说来满嘴都不是滋味了。

    “如果可以的话,你到我那来试一下,成不成,试过后才能知道,你说是不?”吴逸森若有所思,尽管他的医术是没得说的,不过他一向低调作人,没必要吹什么的牛皮,你爱信就信,不信就拉倒了,我还能拽着你来看病了不成。

    “那你有把握不?”叶冰馨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这种疾病以前我没治过,不过治疗的方法到是知道的,现在你问我效果怎样我也说不上来。”吴逸森据实而道,作人嘛就是要低调谦虚,那牛皮的事哥是不吹滴。

    “真能治不?”叶冰馨紧追着问。

    “切!你就明确的答复她的呀,你这样含含糊糊的说话,叫她怎下决定的了。”仲颖不高兴地说道。

    “你有见过包治百病的医生吗?如果说他什么病都能治的话,那这医生就是吹牛皮的了,我只能说我知道方法,至于治疗起来效果如何,这还得看每一个人的个体情况,相同的患者,有时下针用药也是有所不同,你要我明确的告诉你说可以绝对的治好,这个我就不能这么吹逼了。”

    叶冰馨听他讲得有理,也就不再追问了,心里暗暗的轻叹了一声。

    鼻窦炎说不上什么的大病,不过这毛病一旦犯了起来,鼻塞难受是一回事,还鼻涕流个不停,一个美女在外与朋友在一起,那是一件非常烦人痛苦狼狈的事,她这了治这鼻窦火可谓是费煞了不少精力,平时一个感冒也是得小心在意,就怕因感冒而引起鼻窦火的发作,就算是发作了就得吊个点滴来消炎,听说针打得多于身体也是不好,有心不打吧,这鼻涕不解决的话你又如何的出门办事了。

    为了这事,有时都感觉作人没什么的意思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