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着几日都没见到萧鸳了,萧衍无精打采地趴着,连送进来的东西也是随意吃了几口。由于伤在背上,他也不能挪动,偶尔嬷嬷会给他翻个身好让他暂时透透气。今日嬷嬷进来时,特意做了他在王府时就爱吃的糕点,萧衍懒懒地看了眼,也没动,问道:“嬷嬷,皇姐去哪儿了?”

    “听小太监说,长公主是去了御花园,见了那什么王大人。”

    萧衍眼眸微眯,轻声冷哼,嬷嬷口中的王大人不是王蕴之还能有谁?后宫之地,他居然能毫无顾忌地进来,王家人到底是有这个面子!

    “嬷嬷,扶我起来。”

    嬷嬷一听,赶忙劝道:“哎呦,大殿下啊!您的伤才好了些,怎么可以起来走动呢?”

    萧衍冷了脸色,似笑非笑地缓缓勾唇,看得嬷嬷心中一寒,她伺候了多年也深知他的脾气秉性,就不再多言,扶着他起来。太医每日都来,都是千叮咛万嘱咐,这伤得好好养,不可再有个闪失了。萧衍刚坐起,就觉后背有如撕裂,疼痛异常,等好一会儿才适应了下来。

    “我要去御花园,嬷嬷安排下。”

    嬷嬷只好称是,点头退下了。安排妥当后,有太监进殿背着他出了宫门,轻轻地把他放到撵上,抬着去了御花园。

    如今正缝过年,听说前几日御花园引进了不少奇花异草,样样是珍品,来这院子观赏的后宫诸人是多不胜数。撵旁边跟着的小太监眉飞色舞地说着,萧衍一想到皇姐这几日不睬他,却和那个未婚夫到园子赏花,不免有些闷闷不乐。

    到了园门口,他不顾宫人的劝阻硬是要自己走过去。

    石桌边,那个白色的身影便是萧鸢了。她素雪淡妆,微微侧身,唇角带笑,这样的笑正如萧衍第一次遇见她时的回眸,莞尔笑来,已是倾城。在她对面的,是一袭黑色锦袍的王蕴之,他爽朗地笑看着萧鸢,毫无拘泥。一旁浅绿宫服的女子为他们添了杯茶,盈盈缓笑,萧衍认得那人,是后宫地位仅次于皇后的王夫人。

    满上一杯后,王夫人温和地说道:“长公主,大殿下来了好一会儿了。”

    萧鸢回头,只见他一人站在石子路上,望着这边,踌躇地不敢上前。她慢慢放下了茶杯,想着也有好些日子没去看他了,可那日的情景还不时地浮现,令她不得不设防,毕竟男女有别。不等她开口,王夫人笑着招呼了萧衍,他犹豫地看着萧鸳,等到了她的点头才敢过去。

    “还在养伤,怎么就出来了?”他一坐下,萧鸳立马责问,“伺候你的人都不知提点下你吗?”

    “皇姐,是我想出来走走.....”

    王夫人也给他满了一杯:“长公主不必过责,大殿下定是身子好了才出来的。这位我的侄儿,蕴之,表字子远。子远,来见过大殿下。”

    “呵呵,大殿下别来无恙。”王蕴之朝着萧衍抱拳,权当是行礼了,萧衍淡淡地回了下,两人如此,王夫人自是不解,疑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着,而后释然一笑。

    “既然认识,那便再好不过了,以后都是一家人,熟络熟络也是好的。”王夫人轻声说着。

    萧衍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下,茶水都有些渗出,看了看神色自若的萧鸳,再对上了端庄的王夫人,微微敛眉,尽管心中也知道了几分,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一家人?”

    王夫人点头,缓缓道来:“陛下登基之时已将长公主许了我王家,三月初七,长公主便会下嫁,可不是一家人了?只是我倒觉得这日子太慢了,子远府里确实需要个女主子,呵呵,若是....”

    萧鸳淡淡笑来,略略勾唇,神色太过平静,明明是笑却是毫无温度:“这事本宫做不了主。”王夫人的意思她也明白,可却懒得理会,一旁的萧衍面色难堪地盯着她,而王蕴之悠闲地品完茶,轻轻地在指尖转折精致小巧的茶杯,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一幕,仿若置身事外。

    “自然,自然。”王夫人柔软应声。

    王蕴之俊眉一挑,唇角含笑:“姑姑多虑了,该是我的就是我的,谁也休想夺走。”

    此时石桌上四人各怀心思,萧衍正想说着什么,这时一个宫女走了过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