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船随波逐流着,王蕴之朝着船舱走去,未了,他道,“长公主,在下是个惜花之人,若是殿下都折了这梅花,在下也就少了个消遣的地方了。”伸手作揖,“如此,别过了。”

    萧鸢点头算是回礼,踩过马蹬,翻身上马,对着站在原地的萧衍说道:“走吧,也该回去了。”

    他迟迟不肯上马,走到她的马边,轻轻拉住了缰绳的一边。不知是不是有些起风了,他明亮的眸子黯淡了几分,无比恳切地望着她:“皇姐,那人真的是你的未婚夫吗?”

    “是。”

    父皇一登基,为了拉拢了朝中的士族,已亲口许诺将唯一的嫡出公主嫁于王家。萧鸢也没反对,皇家公主的使命是什么,她最清楚不过,与其远嫁他国,王蕴之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萧衍却不懂,他紧紧拽住缰绳,小脸激动地有些发红了:“皇姐,以后你嫁人了,就不会疼我了,皇姐不要嫁人好不好?”

    她沉了脸,推开了他的手:“你是皇子,可不是只会撒娇的百姓孩子!”

    他还是不动,风越发大了,他依旧倔强地站着。

    萧鸢也懒得管,丢给了他一块令牌,转身策马回宫。萧衍这孩子性子太过偏执,得好好治治才行,她若是事事依他,那还得了,他这皇子还有无出息了?也是时候让他知道了,他是区区皇子,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想要什么都能唾手可得。

    萧衍盯着她绝尘而去的背影,想叫,又忍了回去,心中翻腾着难受,他不过一说皇姐就生气了,那要是皇姐真的嫁给了王蕴之,他在皇姐的心中就更无地位可言了。

    难道他要把刚得到的温暖拱手让人吗?

    他不要,他绝对不要!

    “皇姐!皇姐!我听话了,你等等我!”

    翻身上了马,萧衍的骑术勉强,要追上萧鸢几乎是不可能的,一路上他拼命抽着马儿,跌跌撞撞地,他好几次险些被马摔下。

    日落西沉之后,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效外杳无人烟,偶尔还能听到动物的嘶鸣,此情此景萧衍觉着害怕,又想着快些赶上萧鸢,他一刻都没有停下。据说马儿在夜间是能看到东西的,他伏□子,紧贴着马脖子,也不知是过了多久,马儿慢慢停了,他此时又冷又饿,直打哆嗦。

    宫门口的几个侍卫上前拦住了马,刚想把长矛对着萧衍,待看清楚了来人后,他们纷纷下跪。

    “大殿下!”

    萧衍憋足了劲下马,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皇姐呢?”

    侍卫一愣,回答:“长公主半个时辰前就回宫了。”

    萧衍点头,立马奔向了长乐宫。

    一路,他便这样想着,他会乖巧地向皇姐道歉,这样皇姐就会原谅他了。

    到了长乐宫,他犹豫了下,这是他第一次踏入长乐宫的正殿。布置不如皇后宫中看到的那般奢华无比,倒是显得有些素雅,正中放着只四角青铜香炉,飘飘渺渺地升起几缕烟来。

    一个拿着香料的宫女向他请安:“大殿下。”

    “皇姐呢?”

    宫女蹲了蹲身,往香炉里加了点香料。

    “回殿下,公主一回宫被皇后娘娘叫去了。”

    皇后宫中啊.....

    那是个他不能随意去的地方....

    萧衍忽然觉着被抽干了力气,让那宫女也带点香料去他的屋子,就转身离开了。

    .

    凤鸾宫,灯火通明,一片寂静。

    宫人们低头在布菜,筷子叮当地发着清脆的声响,萧鸢坐在一侧,接过了宫人递过来的盘子,尝了一小口,皇后也开始用膳了,两人至始至终都没有一句。其实萧鸢策马回宫已是机饥肠辘辘,却碍着该死的宫规,细细地品尝。从前她们还在将军府,她总是在桌前囔囔着什么爱吃,什么不爱吃,现在为了以防有人投毒,即便是再不喜的东西,她也能面无表情地吞咽下去。

    不过萧鸢也想得明白,那些已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