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国公生辰当日,是门庭若市,朝中稍稍有头有脸的人都早早来贺寿,再说今日皇后也从宫中出来,这国公府可是从未有过的荣光。可作为今日的主角,安国公可怎么开心不起来,虽说自家女儿出宫来贺寿,可一想到她进宫以来不得圣恩,连个一男半女都没怀上,他在这里听再多的恭喜恭喜又有何用?

    皇后若不能生下太子,这国公也不过是个虚名。

    当初是千辛万苦地扶持了阿婉为后,为此国公是没白费心思,好在当时还有个长公主在,现在,连长公主也不在了,阿婉在宫中只身一人还有个什么依靠?

    他再次叹气:“阿婉,你身为皇后,为陛下绵延子嗣才是最重要的。”这次知道她要回府,国公还特意寻来了名医,为她好好调理身子,等陛下从前线回来了,他便鼓动朝臣劝着陛下临幸阿婉,为了江山社稷子嗣可是头等重要的,想必陛下也会听进去些的。

    傅婉一听,心中不快,又碍着父亲在此不好解释什么,只胡乱点头就出去了。还没走了几步,她的火爆性子就上来了,这生孩子又岂是她一人的事,那陛下不来,难不成她还去绑来不成?

    再说了,陛下又不是没有孩子,那个曾在临华宫像极了表姐的女子,可不就是怀了皇嗣吗?

    忽而她眉心紧皱,让人打听了南阳王是否也来了。

    “娘娘,南阳王来了,不过刚走。”身边的宫女答道。

    傅婉点头,回了她曾经未出嫁时的闺房内,写了封信,封好后交由人快马加鞭送到南阳王手中,对下人只说是礼尚往来的客套话,就不必让父亲知晓了。说起来这南阳王和傅家也算是关系紧密了,当年都是南阳王和父亲都是先帝的左膀右臂,后来先帝很是忌惮这些一起打江山的兄弟,父亲才渐渐地和南阳王疏远了起来。

    虽说藩王未得传召不得入京,但南阳王的势力非同寻常,才不去理会这些规矩,且那些藩王根本不知陛下已经回来了,所以陛下也只能装作看不见。陛下的意思是三日后抵达关卡,若她告知了南阳王其实陛下在行宫,不知他会作何感想?

    自然了,傅婉的目的不在萧衍,而是那个怀了身孕的女子。

    当这封信送出去时,傅婉便一直在想着南阳王的神情,定然很是精彩。

    果不其然,收到信时,南阳王是开怀大笑。

    “那小子躲在行宫?那正好,本王就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真是要感谢他这个皇后侄女了。

    他早就看不惯那个年纪轻轻还没有他儿子大的萧衍能坐在龙椅上,若说是皇后生下的太子那他自然是不作他想,可偏偏是个和他一样的宗亲,且他手上握有重兵,要想坐坐那把椅子的滋味,也不是不可能的。

    一旁的将军略略迟疑,眉头深锁,沉思了会儿,才道:“王爷这其中是否有诈?皇后为何要把陛下的消息透露给王爷呢?”

    南阳王点点头,再细细看了遍信,交给了将军:“你看看。”他眯起眼眸,摸着胡子,轻蔑地笑了,“你猜的没错,她是皇后能送这样的信来,说不定是那个小子指使的,我们也不得不防着这点。”又顿了会儿,觉着不对,“可是本王可是听说了,那皇后和小皇帝关系可不那么好,这样吧,你今晚带些人去行宫探个虚实来,若真的如这信上所写的,我们就带着人杀进去!”

    将军称是,最后又提醒道:“可是王爷,那...其他的王爷那里.....”南阳王虽是势力庞大,可造反一事到底是大事,诸位藩王是连成一气的,约好了趁小皇帝从前线回来之时才关卡出将其击溃,若是不去赴约,难免惹人闲话。

    他嗯了声,出了声气:“你先去行宫探探,回来后再与他们会合好了。”

    .

    此刻彻夜难眠的不仅仅是南阳王,还有在关卡的萧衍。

    明日便是他‘回京’的日子,胜败就在此一举了,他和杨随等几位将军商讨了各种进军路线,以求做到万无一失。关卡地形复杂,藩王们务必会等到天亮才开始所有行动,他现在要做的便是等待,等待他们一步步落入陷阱。

    天微微亮了一角,就听得营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