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婉善琴,弹得一手妙音,光看在座之人的神情就知她弹的已属上乘。戏台之上的她,红衣翩跹,笑意盈盈,纤纤十指拨动琴弦,当弹完最后一个音,她款款走下戏台,朝着太后和萧衍一拜。

    “太后,觉得阿婉弹得可好?”

    太后甚为满意,赶紧让傅婉坐到她身边来:“好好好,怎么不好?”

    萧衍噙着微笑,从傅婉弹琴开始他的桌上就多了一壶酒,一杯一杯灌着。萧鸢心底一沉,不知他是否看穿了她的伎俩,别过脸去,再不看他。忽然,面前多了一只酒杯,顺着那杯子望去,萧衍半靠在椅上,不知是不是灌了酒的缘故,他面色微红,竟是连连笑着。

    萧鸢按住了他的手,轻声劝着:“陛下你喝多了。”

    他反夺过酒杯,压低声音,如此近的距离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皇姐是想阿衍娶那个傅家女子?呵呵,皇姐以为找个替身就能让阿衍放手了吗?”他舔舔嘴唇,这个细微的动作不禁让萧鸢回忆起那晚在她的殿内,留在她脖颈处的那个吻,萧鸢瞬时眸色冰冷,面如冰霜,可萧衍却异常开怀,仰头喝尽了手中的一杯酒。

    傅婉坐在太后身边,聊了些话后,起身大着胆子问:“陛下,觉得....如何?”

    他‘嗯’了声,再不言其他。

    众人看在眼里,在太后生辰上安排了这么一出,这太后的心思是再明显不过了,可瞧着陛下淡淡的,莫不是这真正的戏没了?傅婉也觉着面上过不去,且不说她的家世背景,就是这般美貌,陛下也不该如此冷淡处之!她使着小性子,扯扯太后的袖子,太后拍拍她,正欲开口。

    “母后,儿臣有一事相求,还望母后能答应。”萧衍抢先了一步,笑道,“琅华郡主才貌无双,朕很欣赏,朕想让郡主多在宫中逗留几日。”

    太后连连咳嗽,忽然倒了下去,众人都吓了一跳,赶忙把她扶回寝宫,招来了所有的太医为她诊治。殿内除了萧鸢和傅婉伺候外,连萧衍被只得在门外等着,明眼人都看在眼里,养子又如何,关键时刻还不是外人!

    萧衍在外头等了半响,从宫门内出来一个宫女,欠身行礼:“陛下,太后有请。”

    太后身子本就不好,今日生辰也是强撑着的,此时她躺在床上,面带倦意,萧鸢轻声在她耳边说着陛下来了,她这才睁开眼来,挣扎地要坐起身来。

    “陛下来了啊。”

    “是,儿臣在这。”

    “陛下方才说的,让阿婉留在宫中.....不知....陛下要给阿婉什么名分?”靠在萧鸢身上,太后盯着萧衍,语气急促,萧鸢拼命地给她顺气,才渐渐好了许多。

    他站在床榻的几步外,缓缓道来:“自然是,皇后之位。”目光有意无意地掠过萧鸢,再看向桌上被随意放置的小盒子,嘴角一弯,“母后身子不适,儿臣送来的东西最是滋补,皇姐可要提醒母后按时服用才是。”

    “哀家乏了。”太后虚弱地摆摆手,萧衍也就行礼告退了。

    萧鸢伺候着她躺下,命人把萧衍送来的补药去炖了,可她怎么也不愿意,硬说是萧衍那小子送来的东西是来毒死她的,看着她如此坚持,萧鸢也觉着先缓缓为好。唤了傅婉一声,让她留下来好好照顾母后,方才萧衍是答应了立傅婉为后,那么母后该有很多话要嘱咐才对,就不再打扰,早早回了宫。

    待人都离开后,太后招招手让傅碗来到她的床边,指着桌上萧衍带来的小盒子,让她暗地里仍了。傅婉不解,太后无力地笑了,她真是单纯,记得从前自己也是这般,可进了宫后不知不觉就已经练就一副疑心。

    “可是,表姐也劝着您用呢。”在无人时,傅婉就称萧鸢为表姐。

    “傻丫头,你这般纯净,可怎么统御后宫?”

    “姑妈,你又笑话阿婉了!”傅婉想起了萧衍的俊容,不禁满脸通红,干脆窝在了太后的怀里,是不肯出来了。。

    “好,是姑妈不对。”太后会心地笑了,比起阿鸢来,阿婉倒是更像自己的女儿,会大笑会撒娇。若不是自己的哥哥只有这么个嫡出女儿,她也不舍得让阿婉身处后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